朗读且少看绘本是孩子们最好的阅读方式? 我院教师Angela接受《苏州广播电视报》采访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 

      安吉拉博士出身在苏联,在俄罗斯长大,她出身的城市如今大家很熟悉,即俄罗斯南部的索契,她毕业于当地一所天才儿童音乐学校,之后考入莫斯科州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,她三位非常重要的老师都是俄罗斯传奇钢琴演奏大师海因里希·涅高兹(Heinrich Neuhaus)的学生,她很骄傲自己是这个伟大俄罗斯传统的信徒。 

      1988年她随家人去了美国,获得了音乐艺术博士和艺术家文凭,这是最高的学术和表演学位。毕业后教授音乐,在洛杉矶她开始有了不少中国学生,有位学生建议她来中国,抱着好奇的心态她于2010年来到北京,她发现这是一个拥有惊人琴童数量的国家,因此当她有机会得到苏州大学的一个教学职位时便欣然接受。 

      其实百年前,就有极高艺术修养的俄罗斯音乐教师,来到中国教授音乐,安吉拉认为吸引国外的音乐家来中国的趋势还将继续。如今她已经在中国待了5年,和自己的学生相处极为融洽,也很享受在这里的生活。但对于庞大的国内琴童群体,她觉得除了音乐本身,更迫切的是中国的孩子需要爱上阅读。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二 

      安吉拉记得还在苏联时,一旦她待在那里半个小时左右没事,妈妈就会说:你去找本书来看吧。一周母亲会带她和姐姐去图书馆三次,还常会问她们书里讲了些什么。 

      到现在她也觉得互动非常可贵:“转述出来很重要,不是考试。可以让孩子学会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情感。”那时她们什么书都看,文化、历史、情感……那时候小学的每个暑假,学校给他们开的书单也很长,主要是些古典的文学作品。之后安吉拉练琴的时间开始增多,阅读的时间自然少了,随着她在音乐上的深入,她发现她对音乐的理解也开始变得困难。从那时开始她就发现阅读对于音乐学习有多重要了。 

    “如果你演奏十九世纪的音乐作品,你怎么可以不了解巴尔扎克、莫泊桑、福楼拜,那是他们的时代,那个时代已经离我们很远了,我们通过什么去了解?就如同,如果你学习中国音乐怎么可以不懂中国文化?”安吉拉颇有些激动了。 

     “相比于文学,音乐是抽象的,阅读会大大帮助你理解音乐本身。”安吉拉说太多的中国琴童过于专注于曲子,专注于音乐技术,如果只关注技巧,演奏出来的音乐是空洞而没有感情的,而音乐恰恰是最擅长表达情感的艺术。 

      “不夸张地说。我把今天的中国视为终极的钢琴世界,因为有太多太多的琴童了。”面对如此庞大的琴童人群,安吉拉有着有太多的希冀和愿望。 

      她希望无论是弹琴还是阅读,都尽可能用享受、用玩的方式去接触。譬如很多家长在让孩子学习音乐的时候常常分不清“玩钢琴”和“学钢琴”的区别。“让孩子们在钢琴前待十分钟。”如果他们可以沉浸其中再慢慢加长时间——15分钟、20分钟,“重要的不是多长时间,而是他们每次专注的时间,哪怕只有10分钟。”所以她也建议家长不要看到周围的孩子都去学琴了,便送自己的孩子去,每个孩子对音乐表现出的天赋是不同的,有些很小就展现出来了,有些则要晚一些,注意观察。 

      关于阅读她的建议则是:“我始终认为,阅读时把它们大声的朗读出来的效果相当好,能很快记住。”安吉拉说这不仅是她自己的感受,她看到有专门的儿童教育学者也这样建议,并做过一个实验,一组孩子采用默读的形式,另一组采用朗读的方式,在他们阅读两遍后进行测试。非常明显,后者对阅读内容的记忆力远远高于前者。所以“大声读出来吧”。眼、耳、嘴、心的同时运用对孩子脑部的发育和训练也有极大的益处。这跟音乐一样,需要所有的感官都调动起来,脚要注意踩踏板,耳朵需要听拍子,眼睛看谱,两只手都需要动起来,大脑也要跟上……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三 

      “音乐是非常戏剧化的。”所以安吉拉特别强调读纸质书的重要,不仅仅纸质书会让你有很棒的触摸感,可以在上面记读书笔记。而且那些具象的画面可以通过字里行间让你充分想象出来。“想象力对于音乐太重要了。”不过如今充斥在儿童读物中的大量绘本描画的太过具体了,卡通片更是如此,让孩子们削弱了独立的想象能力。 

      “我看到很多家长为了让孩子们安静一会,便把手机或者电子产品给他们,但是这些电子产品并不是保姆。”当然这些电子产品极大的便利和帮助了我们,但可能在某些方面也会对我们产生不利的影响。请记住我们不是收集者。我们需要的是创造力,很多研究数据都发现当下电子产品大行其道时,人们创作力已经开始降低。而音乐正是充满创造力的艺术,创造力的培养中,想象力太重要了。 

      而且阅读是树立一个孩子正面世界观的关键,很多经典的童话,或者儿童版的经典文学书籍都会为孩子的未来树立真实正面的榜样。“孩子们喜欢故事。因为故事能潜移默化地教会孩子这些。中国有那么丰富的历史,这样的故事和英雄会很多。”甚至关于情感的,当然不是那些过于开放的,像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,中国有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,都会为孩子们展现很美好、深情的情感教育。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四 

      如果你一个人被放在一座孤岛上,不知道要待多久,你只能选一张唱片,一本书你会选哪个?为什么?记住,你不能带钢琴到那座岛上。 

    “噢!”只有一张唱片!安吉拉有点纠结,她想想,“巴赫的《St John Passion(圣约翰受难曲)》,这是一张管弦乐伴奏的合唱专辑,我想我可以听一辈子。”书的话,“一位古希腊作家的《伊索寓言》。我们最不了解的其实是人类自己,这是一本讨论人类心理、行为和人性的书籍,值得反反复复的阅读。” 

      如果推荐书的话,关于非音乐的,她想为孩子们推荐大仲马的《三个火枪手》,这是一本充满故事性,关于捍卫正义、关于女性权力的有趣书籍;如果是音乐类的,她则会推荐俄罗斯作家普希金的《莫扎特和萨利埃利》,前者是一位天才,而后者是普通人,普希金想表达的是,嫉妒是毒药,我们可以羡慕比我们更精彩的人,但不要嫉妒。这是一本无论什么年龄都适合读的书。


《苏州广播电视报》2018年6月8日 第A04-05版